转播中国哀悼活动时 法国主持人说了一句话被停职


莎拉指出,“大部分国家缺乏像中国为追踪无症状携带者所做出的‘英雄式努力’”,而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没有能力做到像中国这样。

刘季高也3月23日也表示,距离美国疫情的高峰期还早,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被真正被筛检出来。

美国亚美医师协会(CAIPA)主席、执行总监刘季高博士3月24日对澎湃新闻表示,“(纽约的)情况非常非常糟糕,大部分的医院如此,尤其是比较平民化的医院,很多病人根本就没有病床,只能躺在地上,一排一排地躺在地上。医院什么都缺,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根本就不够,很多医护人员的口罩要用一个礼拜。”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不仅特朗普没有受到疫情大暴发的伤害,在美国的“震中”纽约州,州长科莫凭借着天天开记者会,不断上CNN与他的胞弟“公私兼顾”地聊天,扯当年父母最喜欢他们俩当中的谁,同样支持率大幅上升。这位州长的实际履职表现要说糟透了,因为他没有让纽约的疫情得到任何缓解,但他居然被很多人捧为“英雄”。舆论已经预测他将是下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有人鼓励他这次就杀出去,取代在疫情中几乎被边缘化的拜登。

“虽然他已经出现了症状,但是急诊室的人认为他症状不够严重,让他回家去自己疗养,拒绝给他做检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徐晓飞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自己一位疑似感染的美国朋友要求做检测的过程,这位朋友第二天打算发着烧开车回到费城检测,但费城方面却告诉他,他不符合检测标准,“只好在家熬着。”

由于口罩短缺,伊利诺伊州一名重症监护室护士被告知要连续5天使用一个一次性口罩。加州一名急诊室医生说,她的同事开始把使用过的口罩储存在塑料容器里,见不同病人时再次使用。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后,尽管各州陆续宣布关闭了学校、餐厅等公共场所,但仍有人群在酒吧、餐厅等场所聚集。

当地时间4月3日晚,土耳其卫生部宣布,当天进行了16160次新冠病毒检测,其中2786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至此,土耳其累计确诊新冠肺炎20921例。新增69例死亡病例,累计死亡425例,累计治愈484例。

德国确诊病例仍在不断上升,目前已突破8万,较前一日新增6000多例;死亡首次破千;治愈病例2.38万。确诊病例中,51%为男性,49%为女性,平均年龄在48岁,患者主要症状为咳嗽和发烧。关于戴口罩的讨论,威勒表示,普通口罩并不能保护自己不被感染,但可以防止自身飞沫传播出去,从而保护他人不被传染。他同时强调,不要以为佩戴口罩就安全了,仍应注意保持距离并遵守咳嗽和打喷嚏的正确方法。此外,德国至少有2300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冠肺炎。